年薪35万工程师报名,大学一年级女生也来排号!萧山一婚姻介绍所招赘已排300多位,新行情亮了

近来,《赘婿》霸占热搜,成为国民新下饭剧。剧中,由郭麒麟主演的现代网络小说家穿越到古代,并入赘豪门,帮助妻子玩转武朝商界,成为江宁首富。随着《赘婿》火出圈,“上门女婿”一时成为人人津津乐道的话题。

从“富家女盼上门女婿”到“拆迁女苦寻入赘男”,萧山上门女婿的话题再次被打捞。有文章说,杭州萧山是真正的“赘婿天堂”,“中国赘婿哪家强,浙江杭州找萧山”的顺口溜在网上流传,更有网友将萧山定义为“中国赘婿之都”。萧山果真流行赘婿吗?生态又是什么模样?入赘婚姻幸福吗?萧山赘婿现在有什么新变化?萧山区西河路94号,一幢普通的街边楼房,楼内的建筑结构看上去有些年份,转过好几道逼仄昏暗的楼梯,在四楼尽头,打着红底黄字招牌的金点子婚介所悄然开了21年。

军绿色的镂空铁门锈迹斑斑,精心装裱的婚姻指南和受访照片挂满墙面,虽然早已字迹泛黄、布满灰尘。

55岁的婚介所负责人李继延坐在这些充满年代感的装饰中,身旁的桌面靠窗一侧,堆满了上百个文件夹。它们分门别类地收纳着各方男女的基本资料,其中,有招上门女婿的,也有应征上门女婿的。

“特色介绍上门女婿”,正是这家婚介所在过去21年长盛不衰的法宝。打开写有“女招赘”、“男上门女婿”字样的这些文件夹,“萧山上门女婿”这个曾经的热词和背后故事,以及这个独特现象呈现的新变化,在李继延的口中一一道来。年轻时,李继延就常为身边的单身男女牵桥搭线。

1998年,他从国有企业下岗,索性把业余爱好发展成工作,创立了金点子婚姻介绍所。李继延说,那时在杭州开办的婚介所有20多家。在激烈的竞争中,他瞄准萧山盛行的招婿风气,打出特色服务的旗号,摸索出一条生存之路。

如今,李继延的婚介所上门女婿的介绍费已翻十倍,从单方1500元上涨至15000元。在李继延的记忆里,萧山一直有招上门女婿的传统,“追根溯源,甚至可以追溯到上世纪五六十年代。

“只不过,那时的入赘和现在的概念完全不同。

李继延说。当时,因为大家还不富裕,“为了增加劳动力”,萧山大多只有女孩的家庭会让男孩“倒插门”。

改革开放后,萧山人纷纷办起大大小小的民营企业,羽绒厂、纺织厂、汽配厂等工厂遍地开花,家家户户盖起三到五层高的别墅和洋楼。

进入21世纪后,随着萧山城乡的城镇化改造,一户家庭分得三四套房的不在少数。李继延说,在金点子婚介所,最多的一位,女方家有八套房,“全是新房,一套100多平方。即使女孩不工作,单靠出租房子,都衣食无忧。

“萧山不少人家是独生女,又有家族产业,家财颇丰。随着年纪渐长,父母开始普遍顾虑自己未来的养老问题。如果有男孩愿意来一起生活,女儿照顾老人的压力也减小,家里的‘香火’也旺盛,很多人家就有了招赘的念头。

李继延说。经济的腾飞叠加第一代独生子女进入婚期,21世纪初的头十年,成为萧山招婿盛行的高峰期。李继延记得,那时,几乎每年有300多位女孩父母前来报名招上门女婿。

这几年,数据下降了很多,现在每年大概100位。“不过,现在招上门女婿的不只是萧山,杭州江干区、余杭区、西湖区等主城区也有。 他补充道。

金点子婚介所的官网宣称,“拥有两万名会员,其中,有数千名各阶层女子要招赘。李继延估算,过去21年,自己促成了4000多对夫妻,其中上门女婿占比四分之一。在金点子婚介所,目前,招赘的编号已排到300多位,但登记报名做赘婿的男性只有100多位。

萧山赘婿也早已从面向本地转向全国,乃至全世界。李继延介绍,一些在北京、湖南、湖北等各地工作的男生,甚至还有在美国工作的华人、在外国读书的留学生也打来电话咨询。

“几天前,一个做快递员的23岁小伙子联系我,想报名做上门女婿。

他这么年轻,中专毕业,又没有专长,想做赘婿,很难成功。我没有接收,我告诉他先去学门技术,才有希望。李继延说,几天前甚至还有在杭州读大一的学生前来咨询,年仅21岁。

“他是湖北人,家庭条件不好,还有个哥哥,渴望毕业后在杭州安家。他说自己先来排个号,希望我帮他物色条件好、有房有车、能对他未来事业有帮助的女孩家庭。

从他的把关标准中,萧山人挑选赘婿的要求已可窥一二。

李继延说,女方普遍看重男方的学历、相貌和职业。“找个帅气的大学生或研究生,既能提高家里的文化层次,女方家在乡邻中也会更有面子。然而,单纯靠脸吃饭的男性在萧山赘婿市场上并不受欢迎。

一位做模特的男孩就曾被李继延拒之门外,“我们萧山人大多务实,不喜欢这种表面风光,但实际压力大的类型。

同时,女方也注重男方人品,会要求男方没有不良嗜好,如抽烟、酗酒、赌博等。李继延记得,萧山曾有位赘婿说自己要创业,结果拿女方家的钱去赌博,“后来,两人就离婚了。

他强调,“这男孩可不是我们这里介绍的。

孩子随女方的姓、住在女方家,依照传统,入赘婚姻曾有一些一成不变的原则。但据李继延观察,过去20多年,更多开放、通达的思维开始显现,赋予萧山赘婿全新的模样。

近几年,随着全面放开二孩政策,部分赘婿家庭选择生两个孩子,一个随女方姓,一个随男方姓。李继延说,现在有的男性会在报名时就提出这个要求,也有越来越多的女方家庭不那么在意孩子的姓氏,即使一个孩子,也同意随男方姓。

“过年时,女孩总不可避免要去男孩老家,看望对方父母,可外地上门女婿的家一般都路途遥远、地点偏僻。

李继延说,为了避免小两口跑远路,一些女方家庭还会将家里一套房分给男方父母住,有些男方也会自己单独贷款买套房让自己父母搬来住。在李继延的牵桥搭线下,曾有一个河北男孩和萧山女孩相处三个月,便进入入赘婚姻,现在女儿7岁,随男方姓。“男孩自身很优秀,身高一米八,长得帅,又有研究生学历,做公务员,年薪20多万。

女方家有三套房,婚后,男孩和女方父母住在一起,相处和睦。李继延说,女孩父母却曾对他抱怨说,“什么都好,只是过年不好。因为春节,女儿要跟男孩到河北老家。

七八年前,女孩父母曾去过一次男孩老家,“回来,他们就向我吐槽,那里条件太差,家里的水都是浑黄的。李继延听说,几年前,男孩自己也在杭州贷款买了一套房。不过,随着时代变迁,女方家庭对赘婿的学历要求变得比以往更高。

“现在大多要求大专以上,一些家庭只接受本科。李继延说。与此同时,和早年文化程度偏低只想入赘的赘婿不同,现在赘婿的想法也在改变。

他们更多的是高学历、高智商,只是没有经济基础。入赘,是一种婚姻选择,但显而易见也拥有现实考量,男方可以获得女方广阔的人脉和资源。因此,两三年前,女方出钱给上门女婿创业,在萧山蔚然成风。

和外界传言形成反差的是,李继延认为,现代赘婿在家庭中也拥有话语权,“这些男孩有的文化程度高,有的具备一技之长,年薪能达到二三十万,在家庭中并不存在低人一等的情况。

李继延记得,过去走进金点子婚介所的不少男孩都捂得严严实实,“戴帽子、戴墨镜、戴口罩,可以说是全副武装,近十年来,这种现象就不见了。在这方独特的社会角落,李继延体会着城市化进程中,世道人情的变与不变,也始终秉持自己对婚姻的见解。

“爱情需要经济基础,如果没有经济基础,婚姻大厦随时有可能倒塌。在他看来,“门当户对”的入赘,也不失为一种幸福婚姻。。
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