寰球人民代表大会代办倡议结构非法代孕入刑!曾有中介人称90万包生男

她指出,“有的代孕中介机构租用年轻女性的身体和子宫,并通过衡量其个人容貌、学历、家庭等外在条件为其明码标价,等待买主。此种行为无异于将女性器官视为制造加工厂,贬低女性的社会地位和尊严。蒋胜男也指出,代孕产业链下让客户获得了对性别选择的可操作性,容易导致社会人口性别比例失衡。

此外,代孕也会导致社会失范和法律问题,因代孕双方仅凭借一纸协议来保障彼此,容易引发后续纠纷问题。她表示,如代孕妈妈因反复代孕导致的死亡、伤残问题;代孕妈妈生出未达到要求的孩子,导致弃养甚至杀害婴儿等问题;代孕妈妈对孩子的生育情感,要求拿回孩子的抚养权问题。此外,我国现行《婚姻法》按照“谁分娩,谁是母亲”的原则,以生母及其丈夫为父母,代孕属于计划外生育,违反《婚姻法》。

为此,蒋胜男提出,应从国家层面尽快完善有关代孕方面的法律规定,建立健全制约、监管及生育机制,使其制度化、规范化、人性化、法律化。她建议,应将非法代孕早日纳入刑法规制的轨道,尤其是非法代孕的组织者、中介者及开展非法代孕、跨境代孕的业务机构相关管理者及法人应予参照“贩卖人口”“买卖人体器官”以及“组织、容留卖淫罪”上限处刑,让其不再游走于法律与道德的边缘。

对于代孕行为具有一定需求市场的情况,蒋胜男最后说,“不少违法行为都有社会需求,比如拐卖妇女儿童有没有需求?买卖人体器官有没有需求?不能因为有需求,就放弃对犯罪行为的惩治。

近年来,代孕话题持续引发热议。去年12月末,由陈凯歌导演的短片《宝贝儿》播出后,代孕话题再引发热议。今年1月中旬,某流量明星被曝出疑似代孕欲弃养遭到社会谴责。

央视曾发表评论称,代孕弃养法律道德皆难容,事件曝光录音中“打也打不掉,我都烦死了”更令人愤怒。“代孕在我国被明令禁止,其对生命的漠视令人发指。。

相关文章